通证威观点:一文看懂币改和链改的区别

作者:通证威

作者简介:任职于巴比特加速器,上海交通大学硕士,通证经济研究爱好者,关于通证经济、区块链等话题。

2018 年 7 月 5 日,FCoin 发表公告开启 FCoin 币改试验区,随后元道先生、孟岩先生领衔筹建“FCoin币改委员会”,一时间币改概念吸引了众多关注,已有数十个项目申请参加币改试验区。随后又有人提出了链改的概念,那么链改和币改到底是什么?两者之间有怎样的差异?本文试图解决这两个问题,以飨读者。

1.何为链改?

链改,简单来讲就是用区块链技术对企业进行区块链化改造,从而改善信任关系、降低信任成本,提高生产力。区块链是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组合应用模式,其核心解决的问题是信任问题,被称为信任的机器。在传统经济活动中,信任主要靠权威、契约等方式维持,但这种依靠对人或者组织的信任,不可避免的会产生失信的情况,从而使一方或多方遭受损失。区块链通过对技术的信任替代对人和组织的信任,改善了社会的信任关系,降低了信任成本,从而提高合作效率。另外,智能合约技术强化的合约的执行,增加了对区块链信任的保障。

2.何为币改?

币改,也称通证经济改造,就是对企业或组织的多元化资产进行通证化改造,形成社群自治的通证经济生态体,从而改善激励和协作关系。以某视频网站为例,传统的视频网站平台通过购买内容制作方版权,然后再把内容卖给用户端,以及凭借用户端的资源还可以赚取广告费用。在这个生态中,参与方有内容生产方、视频网站方、用户方和广告主等,其中视频网站方作为各方的连接平台赚取了绝大多数的利益,用户方对视频的观看、分享、评论等,以及对广告的观看等行为,对生态也产生了较大的贡献,但并没有获得生态中该有的收益。通过币改的方式,能够用通证经济来重新调节利益的分配,用户付费观看视频,同时通过分享、点赞、评论以及对广告的观看获得Token,从而产生收益以激励用户方更多的参与生态建设。任何商业活动都是在争夺用户,并满足用户的需求。传统的视频网站中,用户付费看视频,并免费分享、点赞和评论,以及被迫看广告帮视频网站赚广告费。经过币改后的用户方是这个生态的消费者,也是这个生态的贡献者,伴随着自己对生态的参与,还能获得收益。因此,在其他条件(比如视频内容、质量、用户体验等)相似的情况下,理性的用户自然会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3.链改和币改的差异

基于以上分析可以发现,链改并不等同于币改。链改解决的是信任的问题,把传统的对人和组织的信任转化为对区块链技术的信任,从而降低信任成本,提高协作效率。币改解决的是激励的问题,是利益的重新分配,从而激励各参与方一起对生态做贡献,改善生产关系,促进生态的良性发展。在币改和链改中,根据是否有区块链和是否有Token,可以划分为四个象限,分别是有Token区块链(第一象限)、无Token区块链(第二象限)、无区块链无Token(第三象限)、无区块链有Token(第四象限)。

(1)有Token区块链(第一象限)

在这个象限中,项目方用区块链技术解决现实问题,并用Token经济形成激励机制,典型的案例有Steemit、Slife和Ripple等。

Steemit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内容社区,用户通过发布优质内容,以及点赞、分享等方式获得Token,从而促进内容生产方、用户等共同参与社区内容生态。该项目可以看成是知乎等传统企业的链改和币改项目。Steemit的Token有3中类型,分别是STEEM、Steem Power(SP)和Steem Dollar(SBD)。其中,STEEM是系统原生Token,可用于交易所交易,也可以转换为SP和SBD。SP对应为股权,可以获得项目发展的分红,以及参与项目治理。SBD对应为债权,与美元有锚定关系(1SBD≈1美元),相当于Steem对应的债务。

Slife定位于去中心化的线下商业交易系统,为线下商业实体(例如民宿、海岛、农场、餐厅、休闲场所等)提供去中心化的应用并发布Token,并接受其他数字货币(例如USDT)进行购买Token,可视为开始吧的链改和币改项目。Token可用于社群贡献的奖励(例如分享、拉新等),商家对社区服务的付费,用户在线下商业空间支付Token购买商品和服务等。

Ripple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的支付网络,可以通过这个网络转账任何货币,比如美元、人名币、比特币等,没有跨行异地和跨国手续费等,可视为跨国转账行业的链改和币改项目。

(2)无Token区块链(第二象限)

在这个象限中,利用了区块链的分布式数据存储、共享、透明、去中心化的特点,来解决具体的业务痛点,但不涉及通证经济。典型的例子有Hyperledger,区块链发票、区块链仲裁、区块链信用证等。

超级账本(hyperledger)是Linux基金会于2015年发起的推进区块链数字技术和交易验证的开源项目,加入成员包括:荷兰银行(ABN AMRO)、埃森哲(Accenture)等十几个不同利益体,目标是让成员共同合作,共建开放平台,满足来自多个不同行业各种用户案例,并简化业务流程。由于点对点网络的特性,分布式账本技术是完全共享、透明和去中心化的,故非常适合于在金融行业的应用,以及其他的例如制造、银行、保险、物联网等无数个其他行业。通过创建分布式账本的公开标准,实现虚拟和数字形式的价值交换,例如资产合约、能源交易、结婚证书、能够安全和高效低成本的进行追踪和交易。

2018年2月,广州仲裁委联合微众银行和杭州亦比科技开出首个区块链裁决书。基于区块链去中心化、防篡改、可信任的特点,利用分布式数据存储、加密算法等技术对交易签名后上链,通过智能合约形成证据链,可以满足证据真实、合法、关联的要求,实现证据和审判的标准化。

2018年5月,上海银行与建设银行签署了区块链合作协议,并开立了国内首单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国内信用证。不同于传统信用证开立的方式,区块链信用证基于区块链密码学及共识机制,将代开信用证中涉及的各种纸质凭证、合同、发票、报关单等信息影像上链,使得这些信息不可篡改。同时,随着代开信用证联盟链参与节点的不断增加,构建成一套多方参与、多节点、安全完整的信用证据链。

2018年8月10日,深圳市税务局联合腾讯开出首长区块链发票,这张区块链电子发票将“资金流、发票流”二流合一,将发票开具与线上支付相结合,打通了发票申领、开票、报销、报税全流程,具有全程可查、可信、可追溯的特点。

(3)无区块链无Token(第三象限)

大部分传统企业处于这个象限中,不运用区块链技术,也不运用通证经济,比如微信、抖音等,本文不讨论该类别。

(4)无区块链有Token(第四象限)

第四象限的企业运用了通证经济机制,对社区生态进行激励,但不用区块链技术,比如享物说、支点、币乎等。

享物说定位于闲置物品互换平台,通过小红花(Token)作为交易媒介,用户可以用小红花交换别人的闲置物品,同时通过邀请好友,上传闲置物品、签到、分享朋友圈等方式获得小红花。不到1年的时间力,斩获2000多万用户,并于最近获得了红杉领投的B+轮6500万美元融资,可视为闲置物品交易平台的币改项目。

支点是一个区块链投资者自由交流和协作的社区,用户参与发布、筛选有价值的数字货币相关信息,被成为“币圈雪球”。其技术框架运营了互联网技术,并用通证经济设计激励机制,用户可通过分享好友、实名验证、点赞、评论等方式获得PVT(Token),用户也可以通过发布文章来获得PVT,从而获得收益,可视为传统投资者交流社区的币改项目。

币乎是币圈的垂直社区平台,通过代币激励的方式,使得用户的付出获得相应的回报,有币圈的知乎之称。用户可以通过发布文章、分享传播、点赞评论等方式获得KEY(Token),可视为传统内容社区的币改项目。

4.结论

综上可以发现,链改和币改并没有直接关系。链改是用区块链技术对企业进行区块链化改造,利用区块链去中心化、透明、不可篡改等特点,提高信任关系,降低信任成本,可分为有Token链改和无Token链改。币改是利用通证经济赋能企业,以利益的重新分配激励更多的人参与生态建设,从而改善协作关系,形成自治的通证经济体,根据是否有区块链的参与,可分为有链币改和无链币改。那么,区块链和币改有什么关系呢?孟岩讲到:区块链是通证的最佳搭档。的确,区块链低成本强信任机制+通证经济的利益分配模式,在未来具备极大的想象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