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潮一代泡沫的破裂如何推动千禧一代投入加密市场?

世界上最富有的一代——婴儿潮一代(出生于1946年-1964年)正处于历史上最大规模退休的风口浪尖;在美国,由于各州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社会保障和退休金支付,养老金危机日趋严峻。在这里,我们看看这将如何推动千禧一代(大约出生在1981-2001年)投资者在加密市场寻求回报。

全球范围内,我们处于人口的十字路口。根据Pew研究公司的数据,11亿的婴儿潮一代正在逐步退出劳动力市场,而年龄在22到37岁之间的18亿千禧一代将成为最大的消费者,因为他们已开始进入收入的高峰期。根据Snapchat和Fundstrat的研究,在美国,明年将会看到千禧一代超过婴儿潮一代成为最大的世代群体,在美国占人口总数的36%,在全球范围则为45%。

各大企业不仅需要为新的目标受众重新做出调整,而且这也标志着原本受控受众的终结,财富管理机构、银行、对冲基金、养老金规划机构、股票经纪公司等在近几十年围绕这些受众来建立了数万亿美元的帝国。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婴儿潮一代和他们的财富管理机构在股票市场的每一次大幅下挫时都投资入场,为下一次的迅速反弹提供了支撑。与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不同,在下一次市场崩溃之后,将不会有投资大军将市场抬升到新的高度,并且经济低迷时间将更长。这是因为千禧一代对于股票市场没有多少归属感,毕竟市场在他们一生中带给他们的回报很小。

另一方面,加密市场是在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废墟上由开源的一代创造出来的。这一代人聚集了年轻的创新者、投资者、企业家以及离开大公司创业的华尔街交易者们的想象力。

根据Blockchain Capital的研究,27%的千禧一代认为比特币比大银行更可靠(9年历史vs 400年历史),42%的人认为大多数人很可能在未来10年里使用比特币。然而,在接受调查的千禧一代中,只有4%的人实际持有加密货币。随着人们对加密货币潜力信念的不断加强,未来数年内,数字资产的价格将在顺风之中一路上升。

 

千禧一代“错过的股市投资机会”

 

随着房地产市场的发展,股票市场反弹,并且处于历史上最长的经济周期之一,大多数千禧一代只能面高价而兴叹 ——“一个错过的机会,因为在不久的将来资产升值不会这么快”,联邦圣路易斯储备银行这样描述。而同时,最富有的10%的美国家庭拥有所有股票的83%。

这种冲突反映在千禧年参与股票市场的有限性以及全球千禧一代房屋拥有量的减少上。根据圣路易斯美联储的数据,在美国,五分之三的千禧一代没有参与股票市场,预计比前几代人拥有更少的财富。

加密市场为千禧一代提供了相同的机会以尽早入场,发现FAANG(Facebook,Apple,Amazon,Netflix和Google)这类未来的股票,在从事经济活动最重要的年龄段让下一个数字金融热潮中成为自己的时代。

 

养老金计时炸弹和社会保障的丧失

 

传统上,随着退休人口的增加,他们对风险资产的投资会减少,对债券的投资会增加。但在2007和2008年房地产市场崩盘时损失惨重的婴儿潮一代——在2007年至2010年期间,平均财富直线下降44%—— 一直急于通过投资高风险资产来弥补退休储蓄。

这导致美国家庭存在巨大的净值偏差,并且导致了有史以来风险资产的最高比例配置。美国平均家庭资产负债表对股票市场和风险资产的风险敞口为70%,而在欧洲仅为30%。

今年,随着婴儿潮的平均年龄超过平均退休年龄(64岁),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退休将冲击美国,并将在未来十年继续冲击世界经济。这种大规模的退休加上更长的预期寿命将给社会保障带来巨大的压力。但是,很明显,现在世界各国政府都没有足够资金支付所有退休人员的退休金。根据世界经济论坛(WEF)的分析,2015年退休金短缺超过70万亿美元,分布在八个主要经济体之间。

根据泛美研究所的数据,81%的美国千禧一代工作者担心未来享受不到社会保障,51%的受访者预计不会得到一点好处。

 

谁能去挽救下一次股市崩盘?

 

经济和人口因素的顶点将加剧下一次美国/全球股市下滑,因为婴儿潮一代不得不在经济低迷期不惜代价地出售他们的股票以保护他们的储蓄。

为了将价格推回到新的高度,并取代历史上最大的消费群体,千禧一代将不得不过度负担,并且举债。X世代(出生于1966-1980年)也不会站出来救市,因为他们将计划退休并开始降低风险。

为了了解美国股票市场将如何发展,我们只需要看看90年代处于同样困境的日本,以及日本在经历了多年低迷的股市之后,如何开始接受加密货币作为替代投资并成为世界上最先进的加密市场。

 

在“失去的十年”后,日本转向加密货币

 

自从1992年资产泡沫破灭以来,日本的经济一直处于通缩状态,也就是大约在工作年龄人口达到高峰并开始大规模退休的时候。近25年来,日本的工作年龄人口一直在下降,平均每年下降1%,而老年人口一直在增长。

自1990年的最高点以来,日本的日经股市直到2009/2010年都处于下跌趋势。即使在自2012年以来的牛市开始之后,它最近才回到1997年的水平,这个数字刚刚超过其历史最高峰的一半。相比之下,日本一直是加密货币应用的主力市场(BTC /日元是交易量最大的比特币/法定货币交易对),拥有世界上流动性最强的交易所。

年轻投资者对传统资本市场的信心在‘失去的十年’后被摧毁是可以理解的。看到日本成为加密货币的温床不应让人感到意外。它可能只是一个先行者,预示着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未来会发生什么。

比较当前标准普尔500指数(蜡烛图)和90年代的日经指数(红线),我们可以看到在轨迹惊人的相似。事实上,根据Nautilus研究,在模拟中存在一个98%的相关性(直到阴影区域);仅从四月开始,我们看到了这两个指数产生了一个真正的偏离。

 

美国的人口和市场价格与1990年的日本相似,因此对于千禧一代投资者来说,股市(几乎所有指标都处于历史最高点)是一个不稳定的市场。我们在这十年看到的增长在未来很多年内不会重复——甚至在没有外部刺激的情况下,不会发生。在世界各地,尤其是亚洲,35岁以下人群中拥有房产的人群降到了几十年来的最低水平,因为房价已经前所未有的高,造成了从中国到伦敦世界各地的社会焦虑。

 

房价高到遥不可及

 

与美国一样,欧洲的人口统计也是如此,唯一的区别就是千禧一代的困境更加糟糕,导致了民粹主义政治重新抬头。在意大利和希腊,20-34岁的人中有29%的人失业,而西班牙的比例为21%,25-34岁的意大利人中约有一半与父母同住。

35岁以下美国人的房屋拥有率为34%,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62%的一半,这本身就是五十年来的最低水平。千禧一代与前几代人相比更有可能与父母同住,美国24-35岁的年轻人中有15%现在居住在父母家中。在英国,三分之一的千禧一代将租房直到退休。

为什么这对数字资产和加密市场来说意义重大?

随着房地产价格处于历史高位和市场投机化,大多数千禧一代无力买房,这个市场将其排除在投资阶层之外。在全球房价出现大幅调整之前,越来越多的人会通过创业和明智的投资来缩小差距。

 

结论

 

比特币诞生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机构银行、房地产和政府将千禧一代边缘化,并拖累了许多人的生活,让千禧一代对它们充满不信任感。

这些不耐烦的年轻没有时间和金钱去弥补。在可预见的未来,传统的财富创造方式——股票、债券和财产——增长潜力不如数字资产,而数字资产迄今为止(泡沫与否)在本世纪提供了最佳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