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终将改变全球经济和生活方式

循环

 

自古以来,把生命想象成永恒的圆周运动是很平常的事情。古代社会广泛地遵循年龄会根据周期变化的理念,天体位置在不断改变,因此这也适用于地球上的事件。这种周期式的发展适用于世界上任何现有的事物,除了平常的周期,诸如太阳周期,沉积循环以及生命循环,还延伸到由经济涨跌组成的经济循环,还有政治变化循环。

当斯彭格勒和托因比把特定的文化(文明)定位于特定的周期中时,马克思主义理论不认为世界历史朝着闭环前进,并且也不认为持续的机制发展会沿着直线。根据历史唯物主义,世界历史总体上是一个社会和经济形态不断变化的渐进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的移动都不会沿着直线,而是一个螺旋形,也就是说一些具有历史发展早期的特征会重新发生,然而,他们在一个新的更高层次上。

“中心化”这个词,1794年在法国开始使用,因为法国大革命后,其领导人创立了新的政府结构。“去中心化”这个词在18世纪20年代开始使用。“中心化”这个词在18世纪进入书面英语。

亚历西斯·德·托克维尔写道法国革命开始于“一次对去中心化的推动。。。但是最后成为了中心化的扩展。”

在美国20世纪早期,对经济财富和政治权利中心化的回答是向去中心化发展。其中谴责大型工业生产毁掉了中产阶级和小型生产企业,同时也鼓励提高资产所有权以及对小型企业的回馈。

有很多书本和其他文件都专门写过去中心化。丹尼尔·贝尔写了《后工业社会的到来》,阿尔文·托夫勒发表了《未来的冲击(1970)》和《第三次浪潮(1980)》。未来艺术学家约翰·奈斯比特1982年的书《大趋势》上纽约时代最畅销书榜超过2年,并且销售了1400万册。很多其他的书籍和文章也在这几年发布了很多。史蒂芬卡明斯写道,去中心化在19世纪80年代成为了“革命的大趋势”。

但是,目前所有这些都是围绕中心化趋势进行发挥,同样地,这也符合商业周期或者经济周期以及交易周期,当我们看到其随着长期增长趋势而向下和向上变化的时候,直到技术可以改变世界,它的组织和生活方式就会新兴起来。随着分布式账本技术被作为区块链广为人知,更大的循环周期即将到来。从文艺复兴开始,很多原因带来了巨大的欧洲危机,其中包括小冰期,技术和创新的新突破,还有技术革命的开始,最强的中心化出现,包括能源,基础设施,制造,财产分配,金融以及媒体。这次浪潮的周期比之前的中心化周期要更大。到了2000-2010年,中心化浪潮在社会,工业,金融和地缘政治领域上达到了顶峰,而且在那时我们就可以看到新兴发展的区块链技术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中心化分布式账本技术。

这意味着现在是全球性纠正的时候。天才俄罗斯科学家尼古拉·康德拉捷夫所采用的术语来描述他所发现的经济周期- 增长,繁荣,衰退以及萎靡不振- 我们正处在衰退的开始阶段。如果康德拉捷夫曲线会维持50年的周期,同时还有更短的周期,例如朱格拉周期,基钦周期,那么就肯定也有更长的周期。例如周期A,波浪A,周期顶端,现在我们就要介绍这些。

 

数字世界的起源

 

世界系统理论(世界系统分析或者世界系统观点)

伊曼纽·华勒斯坦和他的继任者已经尝试使用旧的经济模型揭开稳定的地缘政治未来的前景,同时考虑到变化的数字科技是未来媒体空间的基础。

在他的《1910民族史》这本书中,亨利·加博·洛吉写道波斯国王大流士一世(550-486BC)是某个国家的主人并且“历史上第一次,中心化成为了政治事实。”他也发现这和古希腊的去中心化有矛盾。

马克思增加了社会冲突的压力,专注于资本积累过程与竞争阶级斗争,聚焦于一个相关的整体,社会形式的暂时性,以及冲突和矛盾的辩证运动意识。

这是资本去中心化和重新分配的前提。但是,所有这些,随着其他尝试来展望即将到来的地缘政治转型,都是徒劳,因为没人能够想象这种科技的出现会完全促成去中心化。在去中心化的道路上走了一半,现在去中心化的中心化前提出现,根据托克维尔;亚历西斯·托克维尔说,这是“去中心化的推动,但是最后成为了中心化的延伸。”股票市场的操作者和交易员知道斐波那契数列与埃利奥特波,以及衍生品周期,意味着他们知道他们知道,在暴风雨增长和突然垮台之间的某个地方,有一个趋势确认点,在那儿会由波动、回调或修正来确认,这也被称为下跌趋势的“死猫反弹”。因此,在完全的去中心化之前,这是最大的,因此是所有以前最戏剧性的。

“去中心化。。。,是最终中心化的拓展。”

所以,在去中心化的半途中,这会导致最终全球中心化,会有新的数字联盟以及各类平台国家。和现在的200个国家和没有受认可的地区比起来,7个数字国家会以经济平台的方式出现。

七个数字平台将会是七个数字市场,但是不会在地理上体现出来,会基于文化,传统以及的心态的共性。在人数和资源方面,这些联盟将是相对统一的,在某一点上,它们将被迫合并,在新的方式中共存。有些国家有能力和技术,其他国家有资源,还有别的国家有能源。能源的地位会越来越高,因为去中心化系统的算力需求会需要更多的能源。甚至在现在,以太坊消耗的能源比塞浦路斯还多,比特币消耗的更加多。如果当物联网,工业物联网,智能城市,智能工厂等等都普及,那么会发生什么呢?当我们周围有几千亿个连接的设备,消耗着大量的能源,而且后续由于有用数据挖矿还会耗费更多的能源,这对于未来的智能经济维持实时数据是十分必要的。

数字环境会对占世界经济超过80%的份额。超过50%的服务会在数字环境下提供,并且大约50%的货物和产品会在同样的数字空间中创造和分配。7个联邦数字国家中的每个都有自己的标准来保护经济主权。

软件化,电子化,机器人化以及自动化也会带来巨大的风险,失业人口会成为社会的巨大负担。他们也需要支付收入,同时外来人口对联邦的迁移也会对现有社会的经济和社会带来巨大镇痛。因此,防火墙保护和个人自己的电子环境标准会提供很强的边界墙以及黑暗的中世纪的护城河。联邦之间的沟通会通过网关来管理。现今,我们也开始看到这类新孤立主义:英国退欧,川普的政策等等。世界上现存的一切紧张局势都是地缘政治转型,去中心化以及代替全部货币系统前的一次定位尝试。

在这类联邦中,社会中的所有事情都相对去中心化,然而,中央集权将经历自己的蜕变。如果托克维尔; 亚历西斯·托克维尔还活着,他会说 “这是对去中心化的一次推动,但是最终变成了中心化的扩展” 。

要完成7个数字平台的终极去中心化,有必要进行下一步,就是使用超级中心化的管理和空寂来完成全球去中心化,同时在我们的小家园地球上,统一的超级大脑不会有任何隐私,而且我们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乘客不能在飞行中途离开。

只有一件事情不会改变,那就是在完全去中心化的社会可以很开心。如果我们允许它,让其成为社会的信任度,那么我们可以用来交易东西。这时候,法币就不会再需要了。

 

来源:果味财经